首页 >自媒体

福州福道漫天飞雪看懂的人都哭了

2019-11-09 23:55:28 | 来源: 自媒体

福州福道漫天飞雪看懂的人都哭了

关注公众号【揽迹】,后台输入本期活动关键词“月见草”,欣赏更多精彩原创视频

福州福道漫天飞雪看懂的人都哭了

鼓楼区·福州

梅峰山地公园·福道

揽迹之艳遇城迹

揽迹

春末夏初,木油桐花开

白如霜洁似雪

或欲开又忍,或张扬放纵

风起落花,高洁素雅

福州福道漫天飞雪看懂的人都哭了

桐花如雪,一地落英。弯腰拾起飘落在福道木架上的木油桐花。我陡然忆起许多儿时关于桐花、桐果的陈年旧事。小时候我最盼望的就是木油桐花的盛开,那代表着我的爸爸妈妈快回来了,所以每天期盼着桐花快点凋零好结出桐果。因而经常在放学回家的时候,用竹竿去打落桐花,好让父母早些回家。

这时候奶奶就会吩咐我,不要故意去打落桐花,由于每朵花就代表着一个青褐色的油桐果。她还告诉我,木油桐花分两色,即雌雄花。雄花蕊红,雌花蕊黄。桐籽更是宝贝,可以榨油,新置的家具、木器、竹器,漆上桐油,光滑蹭亮,也经久耐用。

因此,每当看到油桐树那满树的白花在春风里傲然地绽放,我便心生欢喜。只可惜,往后的日子里,油桐漆由于工艺上的问题渐渐被油漆、化学漆取代,而那满树的木油桐花和青褐色的油桐果也在岁月中渐渐暗淡,而我的爸爸妈妈也在岁月里渐渐老去。

回想总是泛着浅浅的无奈,仿佛木油桐树下的那些斑驳的落花。一朵朵,浸染在旧去的时光里。徜徉在油桐树下,风吹过,久未归家而错过的那一缕花香,如今却正荡漾在我的鼻尖,一缕缕一丝丝,轻轻柔柔的润湿了我的心田。

极目远望,福道两旁的木油桐树的躯干并不粗壮,单单瘦瘦地站在那里;丛生密布的枝条,一茬搭在另外一茬上,透着一种蛮横的生长美。白如霜,洁似玉,在初夏的阳光下,深深怒放着,像满树灵动的白鸽振翅欲飞。

还有些圆润的花苞,镶嵌在枝桠上,或许,等些光阴,就会绽放了,又或许,明天就开花了。如今离开父母,告别了儿时玩闹的门前屋后,那满树白色的木油桐花,是不是仍然还在静静地开着。

想起元代诗人方回的诗:“怅惜年光怨子规,王孙见事一何迟。轻易春过三分2,凭伏桐花报与知。”桐花那股清白无尘、傲然绽放的气味,仿佛从远远的时空里层层涌来,伴着父母渐来渐老的身影,素静、高洁,悠远而又含蓄,久久涤荡在老了又崭新了的光阴里。

大山的伟岸,挺直了我人生的高度

溪流的绵柔,包容了我的任性

如今儿行千里母担忧

斑白的鬓角,叫我如何报答

步步走来,尽是沧桑

母亲节,妈妈祝您幸福安康

印宫神油

威尔刚和伟哥的区别

伟哥含片多少钱

猜你喜欢